鵬通

鵬通進口供應鏈專注代理進口一站式服務

關注鵬通,進出口政策先洞察

2018中國(大涌)紅木產業發展論壇總結及新國標解讀

作者: 鵬通供應鏈 編輯: 鵬通進口報關員 來源: www.htehb.com 發布日期: 2018.10.17
信息摘要:
2018年3月14日我司梁經理及木材部隨行人員參加了在廣東省中山市舉辦的“ 2018 中國(大涌)紅木產業發展論壇”。

受到木材行業的邀請,2018314日我司梁經理及木材部隨行人員參加了由中國林產工業協會紅木分會與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木材工業研究所、廣東省中山市大涌鎮人民政府在廣東省中山市舉辦的“ 2018 中國(大涌)紅木產業發展論壇”。

會議邀請了紅木產業及相關行業的領導、專家學者和企業界代表共商我國紅木產業發展大計,通過討論新時代紅木產業發展機遇與挑戰,解讀新修訂的《紅木》國家標準,厘清紅木產業發展形勢,助力企業把握新的發展機遇,為促進紅木行業交流、提升紅木品牌提供平臺,以推進我國紅木產業的可持續健康發展

鵬通

一、 國標紅木新標準,33種國標紅木變為29

在會議上,由殷亞方老師(中國林業科學院研究研究員,中國林產工業系會紅木分會秘書長)為我們解讀新的國家標準GB1810-72017【紅木】.新版國標【紅木】由原來的33 種刪減合并至29種。1其中花梨木類越柬紫檀pterocarpus cam bodianus 和鳥足紫檀p.pedatus根據植物目錄,均為大果紫檀的異名,所以刪除此兩種。2在黑酸枝木類中的黑黃檀 Dalbergia fusca 刀狀黑黃檀的異名,被刪除.3烏木類中的毛藥烏木Diospyros pilosanthera 調至條紋烏木類,蓬塞烏木 Diospyros poncei 被刪除,4原雞翅木類中的鐵刀木屬改為決明屬。

“此次的更改并非是隨意而已,而是通過多種鑒定方式重新去確認這個變更。不過,樹種更改也只是合并同種不同名的樹種而已,以上幾個樹種都是不同時期、不同人對同一樹種的不同稱呼,此次標準只是把這些名稱統一,便于以后的交流。”《紅木》標準主要起草人、中國林業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殷亞方的原話。  


鵬通

鵬通

新國標紅木的實施是在2018年的71日,作為木材進口報關公司,首當其沖是必然的。我們從本職去考慮這個問題,當這些紅木被合并后,那在我們進口清關的過程中,又會有產生什么樣的變動,海關和商檢這邊又會有什么新的要求?實際操作與政策能否同步?會后我們與殷老師進行了一些探討。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 71號后,我們申報的品名不能再以被合并或者刪除的品名進行申報。

二、紅木進出口管理及新紅木納入cites預測

本次論壇的另一個關注點,國家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辦公室植物處袁良琛副處長針對cites公約管制及我國常見紅木進口的情況進行了講解。目前我國國標紅木中紫檀木類、花梨木類中的刺猬紫檀、香枝木類、黑酸枝木類、紅酸枝木類全部屬于cites公約名單中。袁處說到,我們在進口木材時,一定要查詢該木種是否屬于 cites公約或者是國家植物目錄管制之內,對管制內的標本類型實行CITES允許進口證明書制度,不管制的則實行《非< 進出口野生動植物商品目錄 >物種證明》。同時也提到這兩年的刺猬紫檀則因為政策的變動導致到港后無法正常清關,各方面成本激增。


鵬通

另外,袁處還在會上預測,今年召開的國際cites公約大會,極大可能還會繼續增加個別常見木種納入cites公約附錄內。我司將保持高度關注,提前做好防范,以避免類似2013 年大紅酸枝及2016年刺猬紫檀帶來的沖擊。

三、紅木日益消減,且用且珍惜

通過本次的論壇,多位專家的講解及激烈討論,我們感慨良多。我司從事木材進口多年,經歷過不同木種的興衰,無論交趾黃檀(大紅酸枝)還是刺猬紫檀(非洲黃花梨),從過度開發到限制進口,甚至禁止貿易,這一個連鎖反應涉及到中國整個古典家具行業,木材貿易行業上下游。而紅木家具,是中國傳統文化與精神的傳承,是一種情懷。但隨著科技社會的發展及人類對大自然的保護意識的提高,紅木家具的未來將何去何從?只能說且用且珍惜。

【相關推薦】

成功案例

聯系鵬通

  • 400電話:400-1598-021
  • QQ:3001398809
  • 郵箱: inquiry@chinapantom.com
  • 地址:東莞市南城區新基路7號新創基智慧港A座3樓
日本无码中文字幕免费视频